哪有解不开的结——单位型社区探索基层社会治理的双碑实践

原标题:哪有解不开的结——单位型社区探索基层社会治理的双碑实践沙坪坝东部,嘉陵江畔,2.8平方公里的双碑街道里,常年生活着3万余居民。辖区四分之三属于原嘉陵工业... ...

原标题:哪有解不开的结——单位型社区探索基层社会治理的双碑实践

沙坪坝东部,嘉陵江畔, 2.8平方公里的双碑街道里,常年生活着3万余居民。辖区四分之三属于原嘉陵工业股份有限公司,居民也多是其职工和家属。

随着企业改制、下岗分流、厂址外迁、外来人口涌入......这里曾经生动而沸腾的生活场景卷入时代浪潮中一去不返,暴露出来的是社区基础设施老旧、家庭空巢化、人口老龄化等一系列短板,和留守的人们从被羡慕跌落到逐渐“边缘化”的落寞和寂寥。

去年底,双碑街道正式启动“三供一业”分离移交工作,对涉及到的自由村、勤居村、堆金村3个单位型社区10597户居民的供水、供电、供气及物业实施整治改造,将家属区管理职能从企业剥离,交由街道开展日常物业管理工作,其移交工作量超全区央企移交总量的一半。经过前期工作,现已有15个项目动工或完工,预计明年上半年20个项目将全面完工。

而与此相对的,是3个社区工作者仅有51人。

“芝麻官,千斤担,这就是我们基层工作的特点。”街道党工委书记袁昌伦在他的调研报告中说,通过整治改造改变老旧小区环境差、秩序乱、设施差的现状仅仅是基础,要让其重新焕发活力,根子上还得解决“人”的问题。

例如,在管理移交前,社区不论大小事都有企业托底,物业管理服务基本是无偿或低偿的,街道民社办负责人无奈地说,办公室刚成立时,每周仅接到关于家里下水道堵塞方面的投诉和申报就有20多个。

居民习惯了“全托”管理模式,希望政府继续托底,缺乏“业主”的角色定位和姿态,这是单位型社区向社会型社区转型中普遍存在的现象,也是摆在街道和社区面前的第一道难题。

自我意识唤醒:

为了收900多块钱,把口水都“说干了”

“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,是我为啥要缴?”

前段时间,来自电力公司的几张催缴单点燃了矛盾的导火索。上面显示,几个社区公共区域楼道内256个路灯共计欠费959.75元,将在两个星期后做停电处理。

原本公共区域路灯电费由使用业主自行承担是理所当然的事,没成想,这每户几块钱的“小事”却遭到了部分居民的抵触。

作为管理主体,街道出面缴费可以帮助处在转型适应期中的居民平稳过度,“但若继续兜底,后续资金来源将成为一大问题,更重要的是,无法真正让居民树立主人翁意识。”袁昌伦说。

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,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,保持社会稳定、维护国家安全。

社区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。街道一班人深知,发挥社区居民在社区建设中的主观能动性,是现实和发展的需求,更是必然选择。

一方面,街道立即联系电力公司说明情况,延迟停电,一方面,组织各社区党员干部、热心居民开会,鼓励党员率先垂范,上门入户给居民做思想工作。“真是讲到口水都干咯。”社区党小组长赵承惠说。

今年以来,街道抓住“三供一业”整治契机,推动社会治理和基层党建相结合,把党的政治和组织优势转化为基层治理优势。探索创新基层居民自治方式,形成“街道党工委统筹+社区党组织引导+党小组主导+楼院参与”的管理模式,为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、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打下基础。

最终,经过反复做工作,拖欠的电费在规定时间内足额缴清。

自我管理建模:

自己的事情自己管,社区的事情商量着办

临近年末,自由村社区的李滨滨组织街坊们议了两件事:一是片区树枝得进行一次集中修剪,二是楼院将组织一次卫生大扫除。

这是李滨滨担任社区居民自治管理小组组长的第四个月,从每月搜集议题、组织议事,早已得心应手。“刚开始可不是这样,一上任就接了个棘手的活儿!”

李滨滨记忆犹新。那时,每次议事都会化身成为“吐槽大会”,大伙儿吐槽得最多的是:停车难。

“外面的车停到我们小区堵起,我们自己的车还进不来。”“乱停了还不留电话,挪车都打了110了。”“小区老年人多,万一救护车都进不来我看咋整......”自由村社区16号,小区住户41辆车只有18个车位,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,居民可谓看遍了抢车位的各种招数,架吵了不少,轮胎被扎了数个,路也烂了多处……“停车难是扎在很多老旧小区居民心上的一根刺。”社区书记王明说。

而今年,居民们决定团结起来,找条新路子,解决这个心头大患。这场探路,也成为双碑街道创新物业服务管理的一场重要“战役”。

“‘三供一业’分离移交改造是复杂的系统工程,既有小区改造又有社会职能交接,牵涉面广,协调难度大。”街道分管负责人陈献中说,为了保证项目按时序推进,需要每天面对大量繁杂的工作,但这件民心工作有时却会陷入“好心办了坏事”的无奈中。“归根结底,还是要与社区居民充分沟通,按照居民的意愿办事,让居民共同办自己的事。”

双碑街道创新提出由社区党小组为主导,引导居民推选成立楼院自治管理小组,“要避免形式主义,让其真正发挥作用,填补社区物管缺位的角色,成为解决‘最后一公里’问题的沟通平台”。街道分管负责人张静说,建立自治管理小组时,街道尤其注重吸纳凝聚社区流动人员、退休党员等各方力量,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,发动居民实现自我管理,能当场办理的事立即办;可以协商的事限期办;无法自行办理的事情上报后协调办,将矛盾、问题和纠纷及早化解。

“刚开始我们不会发通知、打印,都是党小组帮的忙。”李滨滨说,通过3次议事会,终于统一了思想,摸索出了车辆规范管理的路子:重新施划车位,有车的住户按照300元/车一次性筹资,在楼院入口处安装升降车杆和监控,不定位先回先停,同时制定了停车自治公约,谁负责车辆放行、谁负责乱停罚款、谁监督经费收支都落实到了人头上。

目前,街道共建设了居民议事亭7个,今年以来开展议事协商会65场,解决事项51件。“这种方法好,我们楼下餐馆油烟子大,以前哪个都不好意思上门去说,说了也没多大效果。现在大家坐在一起把话摊开来讲,不得罪人,效果还好!”居民何良碧感慨。

由于沟通得当,今年街道在城市品质提升工作中,共整治油烟、油污、乱堆放等问题128处,依法拆除违法建筑22136平方米,完成全年任务的135%。在今年中央环保督察中,辖区实现零投诉。

自我服务聚心:

重拾和谐美好的邻里守望情谊

勤居村社区的自治管理小组在社区党组织帮助下越做越有劲,前段时间又打起了公共资源的“主意”。

“我们蛙式楼275个居民里面,60岁以上的占了一大半,老伙计们特别希望能修一个大家聚在一起喝喝茶、聊聊天的地方。”今年年中,组长张启智通过议事会征集意见,将这一诉求反映到社区,很快就得到了反馈。

通过申请服务群众专项经费,今年9月,文化长廊在蛙式楼开建了,木梁、瓦顶、青砖地面,古朴大方,尽管还没安装桌椅,居民已迫不及待去走上一走。“后面再把社区会乐器有才艺的都聚集起来,搞搞活动,丰富一下老年人的精神生活!”张启智雄心勃勃。

自我管理聚力,自我服务聚心。

街道利用单位型社区熟人社会的优势,抓住“三供一业”改造的有利时机,以社区功能文明带动居民行为文明,鼓励居民参与社区文化建设,重拾和谐美好、互帮互助的邻里守望情谊。

一支特殊的红岩党员志愿者小分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。

经桂林救助站遣返的社区居民王某某由于患病失去劳动能力,她和两个儿子既无固定住所,也没有收入和保险。面对一家“三无”的窘迫,街道和社区立即为其租赁住房,办理救助,送两个孩子重返学校。同时,自治管理小组很快发动成立了志愿者小分队,不仅组织捐款捐物,还轮流到家中关心一家人的生活,一名社区党员更是自愿每月资助500元。

如今,街道共有党员志愿者、巾帼志愿者、书香文体志愿者等27支志愿者服务队伍,志愿者数量多达4912人。

“在基层社会治理这一课题上,我们才刚刚起步。”街道办事处主任朱林说,在如何更好的服务群众,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上,双碑的探索任重而道远,但这一场生动的社会实践,却让人走得越来越充满信心。

主办单位:沙坪坝区委宣传部、区委网信办

主编:蒋频编辑:庹世超
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Copyright © 2002-2017 十堰资讯网_百度资讯头条资讯_热点资讯评论_热点资讯排行 版权所有
意见反馈